抱朴子曰:一人之身,一國之象也,胸腹之設猶宮室也,支體之位猶郊境也,骨節之分猶百官也,腠理之間猶四衢也,神猶君也,血猶臣也,氣猶民也...


抱朴子-養生論

    抱朴子曰:一人之身,一國之象也,胸腹之設猶宮室也,支體之位猶郊境也,骨節之分猶百官也,腠理之間猶四衢也,神猶君也,血猶臣也,氣猶民也。

    故至人能治其身,亦如明主能治其國,夫愛其民所以安其國,愛其氣所以全其身;民弊國亡,氣衰身謝。

    是以至人上士乃施藥於未病之前,不追修於既敗之後。

    故知,生難保而易散,氣難清而易濁,若能審機權,可以嗜慾保全性命,且夫善養生者先除六害,然後可以延駐於百年,何者是邪!

    一曰:薄名利;二曰:禁聲色;三曰:廉貨財;
   
四曰:損滋味;五曰:除佞忘;六曰:去沮嫉。

    六者不除,修養之道徒設爾,蓋緣未見其益。雖心希妙道,口念真經,咀嚼英華,呼吸景象不能補其短。促誠緣捨其本而忘其末,深可誡哉。

   所以保和全真者,乃少思、少念、少笑、少言、少喜、少怒、少樂、少愁、少好、少惡、少事、少機。

    夫多思則神散,多念則心勞,多笑則藏腑上翻,多言則氣海虛脫,多喜則膀胱納客風,多怒則腠理奔血,多樂則心神邪蕩,多愁則頭鬢憔枯,多好則志氣傾溢,多惡則精爽奔騰,多事則筋脈乾急,多機則志慮沈迷。

    斯乃伐人之生甚於斤斧,損人之命猛於豺狼,無久坐、無久行、無久視、無久聽、不飢勿強食、不渴勿強飲,不飢強食則脾勞不渴,強飲則胃脹。

    體欲常勞、食欲常少、勞勿過極、少勿至飢、冬朝勿空心、夏夜勿飽食、早起不在雞鳴前、晚起不在日出後。

    心內澄則真神守其位,氣內定則邪物去其身,行欺詐則神悲,行爭競則神沮,輕侮於人當減算殺害於年必傷年。

    行一善則神魂樂,構一惡則魄神歡,常以寬泰自居,恬淡自守,則身形安靜,災害不干,生錄必書其名,死籍必削其咎,養生之理盡於此矣。

daidai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