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源于《莊子 逍遙游》...
    知了和斑鳩不知道鯤鵬高翔的道理,它們看大鵬費這么大的力氣往南飛去,譏笑道︰我騰地一下就飛了起來,碰到樹枝、房梁就落到上面,即使這樣,有時候還飛不到上面,累了就只好落在地上休息一會。為什麼要費那么大的力氣,高飛九萬裡而去南面呢?”

    一個人到郊外去,一天吃三頓飯,回到家裡后肚裡還飽飽的呢。一個人要走一百里,那可就需要準備隔夜的糧食了。假如要到千里之外,那就需要準備三個月的糧食。也就是說,做的事情越大,需做的準備也就越多。知了、斑鳩這兩個小東西怎么能懂得這樣的大道理呢?

    這就是說,懂得小道理的不懂得大道理,生命短促的不理解生命長久的。怎么知道是這樣呢?你不看,朝生暮死的朝菌永遠也不知道還有三旬為月的事情,夏天鳴叫的知了永遠不知道世上還有春天和秋天,這是因為它們的生命太短促了啊﹗楚國的南面有一種靈龜,以五百年作為春天,以五百年作為秋天;上古時候有一種椿樹,以八千年作為春天,以八千年作秋天。彭祖是古代一位長壽的老人,據說活了八百歲。一般的人要與他比較長壽,那不是很可悲嗎?

    商湯王與夏棘也曾經談到過類似的故事。當時他們是在討論上下四方有沒有邊際的問題。夏棘說︰“在什麼也不生長的邊遠北方再往北,有一個遼闊的大海。名叫天池。天池裡面有一種魚,寬度足有幾千里,而長度那就沒有人知道了。這種魚的名字叫做鯤。在那裡還有一種鳥,名字叫鵬,脊背像高碩的泰山,羽翼像遮天的烏雲,搏擊長空,盤旋而上,高達九萬里。駕著雲氣,背負青天,而后向南飛,它是要到南海去,小雀看到了譏笑道︰「它是要往那裡飛喲?我騰地一下就飛起來了,大不了飛上幾丈高就下來,在蒿草之間飛來飛去,這也就算是飛翔的極限了。而它這是要往那裡飛喲?’而這就是大小兩種不同東西的區別呀﹗」

    由此看來,才智可為一方長官、品行可統一鄉之眾、德性適為一郡為主、能力可做一國之君的人,自己看待自己,大概都像小雀一樣,認為已經達到極限了。不過宋榮子卻會嘲笑他們。宋榮子是一位境界高邈的人。天下的人都稱揚他也不會歡欣,天下的人都詛罵他他也不沮喪。他明白身內與身外的分別,善辯榮譽與恥辱的境界。這可以說是到了頭了吧﹗他在處世方面已經達到了不經心小事的程度。不過他仍然有不足之處。

    這個故事給人以深刻的啟示。它告訴人們,不要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天下,不要用自己的見識去局限天下。天地遼闊,事物眾多,用一己之見窺天下,不僅不能理解天下,而且會犯以小框大的錯誤。正像知了、斑鳩和小雀不能理解大鵬為什麼要振翅飛翔一樣。

轉錄自:
http://www.inedu.cn/TM/spShow.aspx?tm_id=629&TMType=1

daidai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