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,萬物之盜。
萬物,人之盜。
人,萬物之盜。三盜既宜,三才既安。
故曰︰食其時,百骸理;動其機,萬化安。
人知其神之神,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。
日月有數,大小有定;聖功生焉,神明出焉。
其盜機也,天下莫能見,莫能知。君子得之固躬,小人得之輕命。
卷中 富國安民演法章  綜疏

 
黃帝陰符經疏  卷中 富國安民演法章  02

天地,萬物之盜。

天覆地載,萬物潛生,衝氣暗滋,故曰盜也。

疏曰:
天地者,陰陽也。
陰陽二字,泊乎五行,共成其七,此外更改於物,則何惑之甚矣。

言天地萬物,胎、卵、濕、化,百穀草木,悉承此七氣而成長,從無形至於有形,潛生覆育,以成其體,如行竊盜,不覺不知。

天地亦潛與其氣,應用無窮,萬物私納其覆育,各獲其安,故曰「天地,萬物之盜」。
 


萬物,人之盜。

萬物盜天而長生,人盜萬物以資身,若知分合宜,亦自然之理。

疏曰:

人與禽獸草木,俱稟陰陽而生。人之最靈,位處中宮,心懷智度,能反照自性,窮達本始,明會陰陽五行之氣,則而用之,《周易》六十四卦、六十甲子是也。故上文云「見之者昌」也。

人於七氣之中,所有生成之物悉能潛取以資養其身,故言盜則田蠶五穀之類是也。

《列子》曰:「齊國有國氏大富,云吾善為盜矣。天有時,地有利,吾盜天地之時利,雨澤之滂潤,吾陸盜禽獸,水盜魚鱉。吾始為盜,一年而給,二年而足,三年大穰。自此以後,施及州閭。吾盜天地而無殃咎,若人盜人之金帛,奈何無辜乎?」萬物盜天地以生成,國氏盜萬物以資身,但知分合宜,亦自然之理,此「萬物,人之盜也」。
 


人,萬物之盜。三盜既宜,三才既安。

既,盡也。三盜盡合其宜,則三才盡安其任。

疏曰:

言人但能盜萬物資身,以充榮祿富貴,殊不知萬物反能盜人以生禍害。言上文三義,更相為盜者亦自然之理。凡此相盜,其中皆須有道,愜其宜則吉,乖其理則凶。故列子言:「盜亦有道乎?何適而無道也。」

見室中之藏,聖也;知可否,智也;入先,勇也;出後,義也;分均,仁也。人無此五德而能行盜者,未之有也。此盜中之道也。

向於三盜之中,皆須有道,令盡合其宜,則三才不差,盡安其任矣。皆不令越分傷性,以生禍害者也。
 


故曰︰食其時,百骸理;動其機,萬化安。

言人飲食不失其時,則身無患咎;興動合其機宜,則萬化皆安矣。

疏曰:

言人理性命者皆須飲食滋味也,故《左傳》曰:味與道氣,氣以實志。滋形潤神,必歸飲食。

黃帝曰:人服飲食,必先五味、五肉、五菜、五果。皆須調候得所,量體而進,熟則益人,生則傷臟,此食時之義也。故使飲食不失其時,滋味不越其宜,適其中道,不令乖分傷性,則四肢調暢,五臟安和,無諸疾病,長壽保終,豈不為百骸理乎?故《亢倉子》曰:冬飽則身溫,夏飽則身涼。溫涼時適,則人無疾患,疫癘不行,得終其天年。故曰穀者人之天也。

天所以興王務農,王不務農,是棄人也。人既棄之,將何有國哉!但三盜既合其宜,三才盡安其任,此皆合自然之理。然後明君賢臣調御於世,乘此既宜盡安之時,當須法令平正,用賢使能,仁及昆蟲,化被草木,舉頭皆合於天道之機宜,則陰陽順時,寰宇清泰,使萬民之類皆獲其安寧,此則「動其機,萬化安」。故云「中有富國安人之法」也。


人知其神之神,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。

陰陽生萬物,人謂之神;不知有至道靜默而不神,能生萬物陰陽,為至神矣。

疏曰:

神者,妙而不測也。《易》曰:「陰陽不測謂之神。」人但見萬物從陰陽而生,謂之曰神,殊不知陰陽日月從不神而生焉。不神者何也?至道也。

言至道虛靜,寂靜而不神。此不神之中,能生日月陰陽;三才萬物種種滋榮,而獲安暢,皆從至道虛靜中來,此乃不神之中而有神矣。其理明矣。

飲食修煉之士,明悟無為不神之理,反照正性而修無為之業,存思守一,反樸還淳,歸無為之道,玄之又玄,方證默然而不神,此則不神而能至神,故曰明矣。


日月有數,大小有定;聖功生焉,神明出焉。

日月運轉不差,度數大小有定,方顯聖功之力生焉,神明之功出焉。

疏曰:

日月者,陰陽之精氣也,六合之內為至道也。日月度數大小,律曆之所辨,咸有定分,運轉不差。故云「日月有數,大小有定」。

「聖功生焉」者,六合之內,賴此日月照燭。陰陽運行而生成萬物有動植,功力微妙至於聖,故曰「聖功生焉」。

「神明出焉」者,陰陽不測之謂神,日月晶朗之謂明。言陰陽之神、日月至明,故曰「神明」。言天地萬物,皆承聖功神明而生,有從無出,功用顯著,故曰:「神明出焉」。

又言,世間萬物,皆稟此聖功而生,大之與小,咸有定分,不相違越,則小不羨大,大不輕小,故《莊子》言,鵬鷃各自逍遙,不相繾羨,此大小有定之義。又言,上至王侯,下至黎庶,各有定分,不相傾奪,上下和睦,歲稔時雍,各曰太平。故曰「中有富國安人之法」。


其盜機也,天下莫能見,莫能知。君子得之固躬,小人得之輕命。

盜機深妙,易見難知。君子知積善之機,乃能固躬;小人務榮辱之機,而輕命也。

疏曰:

盜機者,重舉上文三盜之義也。假如國氏盜天而獲富,人皆見種植之機,不知其所或之深理。何名為盜機?緣己之先無,知彼之先有,暗設計謀,而動其機數,不知不覺竊盜將來,以潤其己,名曰盜機。言天下之人咸共見此盜機,而莫能知其深理。

設有智者,小人,君子所見不同。

君子則知固躬之機,小人則知輕命之機。固躬之機者,君子知至道之中包含萬善,所求必致,如想應聲,但設其善計,暗默修行,動其習善之機,與道契合,乃致守一存思,精心念習,竊其深妙,以滋其性。或盜神水華池,玉英金液,以致神仙。賢人君子如此妙道之機,修煉以成聖人,故曰「君子得之固躬」矣。

「小人得之輕命」者,但務營求金帛,不憚劬勞,或修才學武藝,不辭疲瘁,飾情巧智,以求世上浮榮之機。或榮華寵辱,或軍旅傾敗,貪婪損己,或耽財好色,雖暫得浮榮,終不免患咎。蓋為不知其妙道之機,以致於此,故曰「小人得之輕命」也。


卷中 富國安民演法章  綜疏

此富國安人演法章中,九十二言,皆使人取舍合其機宜,明察神明之道,安化養命固躬之機也。故曰「中有富國安人之法」也。

贊曰:

天地萬物,陰陽四時,更相為盜,貴合天機。

聖功神明,非賢莫知,固躬輕命,審察其宜。

daidai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